这里是可口小甜食婳鸾,you sure不要来一份吗?

【赤黑】少年与鱼chapter2.

ooc请安静的看完

Chapter 2. 
|恋上渔网的放逐之趣|
-
【身为一条鱼,也要有知恩图报的心。】
【正所谓天朝有词曰“欲擒故纵“,此必用于形容渔网与鱼之间的爱恨情仇。】
-
赤司征十郎很少看见人类。
在这半年的时间只看见了一艘渔船在夕阳夕下时来岛上停靠休息,也许是渔夫低估了这座岛的可怕,放松了警惕而在夜间被蜂拥而至的毒蛇们纠缠,直至毒性蔓延全身都没有摆脱,最后毒发死在沙滩上。
此间赤司征十郎只是化成人形站在不远处的石头上观望,看着那两个渔夫朝他投过来的求救眼神,弯起唇角嘲讽地笑开。
有哪条鱼会愚蠢到去帮助渔夫?
赤司征十郎很平静地看着毒蛇撕咬着死去之人的肌肤,他看着血液在沙滩上凝固,觉得很脏。
饱食一顿的毒蛇们将没有吃完的残破尸体丢弃在沙滩上,扭动着身体退回树林。赤司征十郎这才慢悠悠地走过去,就着渔船上昏暗的灯光打量着毒蛇肆虐后的杰作。
他觉得活该。
异色的竖瞳里是满满的嘲讽。
-
好了让我们回到现在。
现在我们可爱的赤司征十郎鱼正安安静静地躺在橡皮艇上,睁大了奇怪的鱼眼睛与黑子哲也对视。
他有些缺氧,却不好变成人形。
黑子哲也看见赤司的第一眼觉得心寒。
异色眼睛的鱼还是头一回见到,黑子哲也想这也许是一种濒临灭绝的鱼类或是基因突变了的红色小鱼。
热爱濒危物种的黑子哲也表示决定要为世界留下一个物种,所以他小心翼翼地捧起赤司,然后将他放回了海水里。
红色的小鱼入水之后看上去像是一团火焰,随后毫无留恋地摆动着漂亮的尾巴游开。
在黑子捧起自己放入水中的那一瞬间,赤司征十郎开始怀疑起黑子哲也的身份是否真的是渔夫。
如果真的是渔夫,那么刚刚一定是脑子抽到了。
不是渔夫的话,为什么要跑到这个岛上来呢。
赤司征十郎开始有些不明白。
-
夕阳落山时已经没有了午时的炎热,潮水开始退潮,黑子光着脚踩在海水里,坐在不远处的大石头上欣赏着日落。
傍晚的风里依旧带着咸味,扑面而来的是海洋的味道,黑子微微闭上了眼睛,额前的碎发被吹的有些乱,露出了光洁的额头。
日落,少年,沙滩,一幅美好的画面,如果忽略掉后面星星点点的绿色光芒。
赤司征十郎鱼在不远处化作人形偏着头看过去,看见少年的发上染上了夕阳的灿红,和自己的头发一个颜色。配着闭着眼享受的模样,赤司觉得很漂亮。
太阳快要全部埋没在天际,黑子哲也缓缓睁开眼睛,跳下石头走到堆放的木头前,考虑怎样取火。赤司征十郎看了一眼黑子的眸子,迅速地潜入水中游开。
像天空一样的少年。

赤司征十郎心里这么给黑子哲也定位。
-
夜晚的时候气温骤降,黑子哲也就着好不容易钻出来的的火取暖。
长长的海岸线归为平静,月光散落在潮水上,泛起了银光,沙滩上静得出奇,黑子哲也抱了抱手臂,觉得有些冷。
他忽然很想家。
想念母亲的笑脸与香喷喷的饭菜,想念父亲的慈爱中不失严厉,想念妹妹的黏人……
他将额前的碎发撩开,月光像是被揉碎了一样直直跌进他的眼里,眸色被晕染得浅薄。
黑子哲也拾起一个贝壳,望了望潮水之后钻进了自制的简易帐篷里。狭小的空间里,他艰难地将贝壳放在耳边,听着其中传来的类似于海浪的声音,觉得有些疲惫。睫毛微微颤抖,不多时已进入梦乡。
他做了一个美梦。
-
赤司征十郎自认为自己很有绅士风范。
从人类口中得到“知恩图报“这个词以后赤司征十郎就尽可能地避免任何恩惠。
不受恩惠自然也不需要什么报答。
但是现在赤司征十郎看着毒蛇们将黑子哲也——他的恩人,当作了猎物开始渐渐包围了那个小帐篷。
身为一条鱼,尽管并不是一条真真正正的鱼,但也应该有一颗知恩图报的心。
想到这里赤司在岩石后面化为人形,将黑子放在火堆边的匕首抓在手中。孤身一人面对大批毒蛇却毫无畏惧,异色的竖瞳里隐约带着孤傲。毒蛇们一拥而上,赤司挥动着匕首迎上去。冷光四溢,毒蛇断成两截瘫软在沙滩上,断处溢出血来,狰狞可怖。
见到同伴的惨状,毒蛇们扑过去的动作顿了一顿,在赤司因为它们放弃的时候一鼓作气再次进攻。
天大地大,有吃最大。

-
毒蛇退去。
赤司征十郎坐在沙滩上喘着气,将匕首扔开,伸出左手捂住了流血的右臂。毒性渐渐开始自右臂蔓延开来,赤司撑着自己走到海边,一点一点将身体没入海水。
黑子哲也透过小小的缝隙看过去,蔚蓝色眸子里的惊吓已经退去,看着赤发的少年只剩下一个头在水面上,已经压抑很久的声音即将冲破喉咙却生生梗住。
他看呆了。
黑子哲也目瞪口呆地看着赤司的方向,赤发的少年摆动着鱼尾不断拍击着潮水,发尾由于沾水黏在了后颈,异色的眸子在月光下微微发亮,沾染了水滴的肌肤有着别样的美感。

黑子哲也看呆了,甚至不知道赤发的少年是什么时候消失在视野里的。
那是美人鱼吗?
黑子哲也拍拍脸倒回了帐篷。
一定是在做梦。
-
一觉醒来看见自己被一大堆的尸体围绕的感觉会是怎么样的?
尖叫一声然后大脑充血晕倒在地来一个王子把你吻醒?
这个世界千奇百怪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此时此刻,陷入这种情况的黑子哲也看着遍地的蛇尸,沾血的匕首一副淡定自若的模样。
其实不是做梦吗世界上真的有美人鱼吗而且那么漂亮的一定是男孩子吧一定是吧。

阳光明媚,又是新的一天。
黑子哲也微微一笑,在遍地蛇尸中格外美好。
今天也是新的一天,好好活下去才是正道。
-
黑子哲也觉得自己一定和这条濒危物种血型相冲。
两天之内就把这条赤色的小鱼捕捞上来两次。
赤司躺在橡皮艇上一动不动,异色的眸子略有些黯淡,又一次被捞上来赤司的心情明显是不太好的。
天知道为什么自己每次一醒来游几下就被捞起来了,还是同一个人同一个地点。
黑子看着赤司异色的眸子觉得有些熟悉,但也没有多想什么,捧起赤司就又放进了海里。
“千万不要让别人把你捞起来了。“
黑子看着融进海水的赤红叮嘱道,虽然他不确定鱼能够听懂。
鬼才想要被捞起来。
赤司征十郎迅速下潜到橡皮艇底下,吐着泡泡有些不满。
尽管如此,赤司征十郎是不会说自己开始恋上了渔网的放逐之趣。
真是糟糕的一天。
赤司征十郎这么想着。
——————TBC——————

评论
热度(4)

© 可口小甜食婳鸾 | Powered by LOFTER